首页 365bet官网备用网站 网上展厅 张謇生平 视频点播 社科普及 献花留言 媒体关注 张謇传略 参观指南 在线论坛 馆长信箱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→ 阅读文章
张謇——清末民初一诗人
添加日期:2019-3-13    点击数:43    添加人:lcy
 
 

□ 沈振元 徐晓石

人们都知道清末状元张謇是我国近代着名的实业家、教育家、政治家,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是一位出彩的诗人。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其实业的辉煌掩盖了文学的风采。他以“实业大家名于世”。虽写了不少诗,近代学者却视之为“余事作诗人”,算不上正宗的诗人。二是对张謇的诗歌宣传太少,研究张謇的同仁,大多致力于张公实业、教育、政治方面的研究,很少关注张謇诗歌研究。三是张謇诗用典多、背景复杂,常令读者望而却步。因此,读张诗的人恐怕不多,研究者更少,张诗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也就大打折扣。为此,我们有必要为诗人张謇正名。

一、诗人天赋

张謇秉赋聪颖,五岁识字,能背《千字文》;十一岁读完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《神童诗》《酒诗》《千家诗》《孝经》《大学》《中庸》《论语》《孟子》,并开始学《诗经》;十二岁,一天有一武士骑马从门前经过,宋蓬山先生举“人骑白马门前去”命对,张謇即答:“我踏金鳌海上来。”先生即事命题,语言平实;张謇随口应答,却立意高远,气势宏大,对仗工正,意象鲜明,可谓翘才露颖,令老师惊喜,使其父窃喜。遂在“屋外别治一室”为张謇书房,因室外有五棵柳树,使他联想到“五柳先生”陶渊明,遂称之为“仿陶书屋”,意在对大诗人陶潜的崇拜。他少年时的诗作《田家》就有陶渊明田园诗的风味,诗曰:“春风吹水涨,涨渌到田家。一径入丛竹,连村深落花。相逢宽礼数,率意校桑麻。真觉羲皇上,桃源未便赊。”把家乡与陶氏《桃花源记》中的“桃花源”媲美。十三岁,学做五言七言诗,每到周末,宋老师总把他带回家,星期天到西亭诗社“分题作诗”,使少年张謇对诗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也为他成为诗人奠定了基础。《中秋宋宅楼中对月》就是他少年时期的作品,诗曰:“云海腾初月,清光浩欲浮,百年当短烛,独夜正高楼。耿耿丹霄路,迢迢碧树秋。都忘更漏永,河汉向西流。”张謇中秋夜读,忽见一轮圆月跃出云海,清辉泻地,不禁诗兴勃然,写下这首五律,借景抒怀,表达对“丹霄路”(科举之路)的憧憬和“百年当短烛”惜时好学的精神,也展示了他的志气和才气。

二、诗作等身

张謇自称“性喜诗而杂读诗”,读古人诗“必反复讽诵,使窥识意之所在,趣之所至而止”,因而蕴籍深厚,上宗风骚,中揽魏晋,直袭唐宋,熔诸家之长于一炉,卓然成近代之大家。他技巧娴熟,达到了“无意不可入,无事不可言”的境界。因此,张诗内容丰富,不仅记录了他那复杂多变的精彩人生,而且纪录了那时跌宕起伏的时代风云。写诗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,他事务繁忙,“无多风雨闲敲句”;诗才横溢,“且寻诗社着诗勋”。一生与诗相伴,到老“日课一诗”。民国十五年(1926)六月十八日,离其生命的终点不足一个月,他还写了一首诗——《十八日夜纳凉待月》,诗曰:“暑月惠如姊,有风慈似娘。留看居月节,归寝爱难忘。网槛风疏路,珠帷月到床。兼之全物我,犹在广寒旁。”这是诗人留下的最后诗作,那天大热,晚上与家人纳凉待月,似乎悠然自得,享受着大自然给予的恩惠。然而,他的生命正消耗殆尽。他作为“全物”可能是最后一次感受大自然的恩惠。他一生为我们留下了一千四百余题诗作。这是一笔丰厚而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,近代学者邵镜人称张謇“光绪甲午状元,诗文,书法卓然大家,渊懿简素,有旷世之度。”我们称之为诗人自然当之无愧。

三、诗论高妙

啬公诗歌造诣精深,不仅诗作宏富,而且诗论高妙。

1. 求真,主张“诗言事”。他在为《程一夔君游陇集》所作的序言中明确提出:“人有恒言曰‘诗言志’,謇则谓诗言事,无事则诗几乎熄矣。”并赞扬程君“于山川险阻、人物风俗,悉纪之于诗。诗之不足,则援据图史,博考旁稽,原原本本,笔之于注。必有事在焉,无空作,与謇所抱诗言事之宗旨合。”

“诗言志”是传统诗歌理论的核心。大舜云:“诗言志,歌永言”。《毛诗序》曰:“诗者,志之所之也,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,情动于中而形于言,言之不足,故嗟叹之,嗟叹之不足,故咏歌之,咏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云也。”可见“诗言志”,源远流长,成为习以为常的“恒言”,是诗界普遍遵循的圭臬。

显然,张謇先生“诗言事”的主张是对传统诗歌理论的超越,他把诗的核心从“言志”转变为“言事”,并把“事”作为触发诗创作灵感的源头;如果没有“事”,诗人创作灵感的火花就会熄灭。因此,诗人往往缘事而兴,据事而为,借事抒怀,凭事悟道,从而避免了“无病呻吟”的“空作”,把诗立在“真”的基点上。这种写真事,抒真情的诗歌,不仅有感人肺腑的力量,而且具有“史诗”的品格。

清光绪三年(1877),张謇在吴长庆军幕工作,他一面工作,一面读书,准备迎接岁试。八月初十,得朋友李博孙的信,知道左宗棠领导部队西征收复新疆,兴奋之余,作《闻西征捷报寄博孙》:

西风吹幕夜萧飕,露布传闻翰海收。

绝域葡萄应入贡,连江鼓角尚防秋。

兵间自觉儒冠贱,国事宁容我辈忧。

惭愧故人相问讯,劳劳终岁稻粱谋。

这首七律充分肯定收复新疆的意义,同时又抒了自己作为一个儒生未能奔赴战场,报效祖国,仅为“稻粱谋”而深感惭愧,折射了他报效祖国的宏大志向。叙事真切,情感真实,令人感动。

2. 尚美,提倡“文质相资”。他在《通州中学附国文专修班述义》一文中指出:“文字派别,中国尤繁。求其实际,概其义类,适用与美术二途而已。……《诗》为美术,《书》为适用。适用主质,美术主文。然若质不被文,是游裸壤之国;文不体质,犹戴面具之人。是则文质相资,理原一贯,无异阴阳之合德,虚实之关通。”这里的“文”,即文采,指诗歌的艺术形式;“质”为实质,指诗的思想内容。它们是一首诗的两个侧面,互相依存,不可或缺;唯文质相资,才相得益彰,达到思想内容与艺术形式完美统一的境界。而求“质”之优,尽在真善;觅“文”之彩,当在尚美。若将真善美统一在一首诗中,便是“文质相资”的最佳状态。光绪三年(1877),张謇在吴长庆军幕工作。三月一日,恩师薛慰农“招往”,问近状,“欷嘘者再”对张謇“谋生重于读书”的状况表示惋惜,希望他在工作中重“养气”,语气平稳含蓄,张謇对薛师的意向自然心领神会,遂作“三影”(松影、竹影、梅影),咏物抒情,托物言志,表示壮志未灭,蓄势待发。请看《松影》:

解带曾经约十围,阴阴一碧冷斜晖。

半床落子琴无语,满院荒苔鹤未归。

涛响直从空际出,日光都觉漏时微。

谁言据地龙方卧,鳞甲掀张欲并飞。

他以松树身影的高大挺拔,掀张欲飞,寄托他高远的志气和蓄势待发的神态,达到文质相资的境界。“三影”是为饴澍(薛师之子)而作,有与师弟共勉之意,亦有向恩师言明心志之义。

3. 向善,强调“与人为善”。张公认为,“人之善犹我之善,以人益我”;“我之善犹人之善,以我益人”。至“我与人相资相足,善之量乃廓然而无外,善之功乃悠然其可思。”提倡“士大夫有口当述苦人之苦,有手当救穷人之穷”。他在《吴陋轩遗像跋》中赞美陋轩诗“言煎丁之苦至详,盖先生亦灶民也”。盐法之弊久矣!盐民之苦惨矣!然而“有行政之权者,相率静听不闻,熟视无睹”。只有吴陋轩写诗述煎丁苦状,“乃无一字不有泪痕者,可云诗不徒作矣。”

张謇在诗歌创作实践中写了许多“述苦人之苦”的诗篇,早在少年时作《观海》诗:“谁怜濒斥卤,生计日萧条”。表达了对劳人民的同情和关爱。青年时,与朱曼君、范铜士合作《哀双凤联句三十二韵》,反映下层妇女的悲惨遭遇,表达了对被压迫被损害妇女的同情和悯。光绪十二年十一月写五律《露筋祠》,以沉郁的笔调描述了一位贫穷而气节的女子,为保持名节“义不宿田家”结果被蚊子叮咬而死的悲剧,抒发了作者“栖皇端不寐,吾道一潸然”的哀伤。

晚年,作长诗五百韵,写尽军阀混战给百姓带来的痛苦,“慨乱世之未己,悲民生之益穷。”诗尾悲叹:“呜呼!覆巢之下无完卵,野老洒泪江风前。”

金泽荣在《张季子诗录序》中称赞张謇,“先生文章本平实清刚,不涉虚荡,而诗尤然;一读可知其为救世安民有德者之言,而不止为风雅正宗而已。”“其一心忧民,好行善事,直与范文正公符契相合于千载之间,岂不盛哉!”

总之,张公的诗论要在追求真善美的统一。“真”是诗歌创作的核心要素,真不但使假相形见绌,而且令善恶分明,美丑立判。“善”,出于诚,归于爱,亦源于真。美乃诗的本质要求,美虽然附丽于质,但它决定诗的优劣成败,正如张公所说:“人之生,宣郁必噫,吐怀必鸣。诗以美其噫与鸣云尔!人情宁有不愿闻噫与鸣之美而喜其恶者?”因此,他强调“诗可拙而不可俚,可朴而不可鄙,可剪裁而不可堆砌。”若将真善美统一在一首诗中,则是“文质相资”的最佳状态,为诗之道与为诗之妙尽在于此。张謇诗歌的“出彩”,其根本原因盖亦在于此。

(作者单位:海门市张謇研究会)

 打印本页 [ 关闭窗口 ] 向上
CopyRight © 365bet官网备用网站_365bet app_365bet能看动画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54684号 您是本站第   位访客 Flash首页